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柳丁愛☆傘塔牌京醬肉絲調料50g【A328】 家常調味 酒鬼花生 好歡螺 螺螄粉 酸菜 麻辣 秋霞 燒雞公 麻辣鍋 批發

柳丁愛☆傘塔牌京醬肉絲調料50g【A328】 家常調味 酒鬼花生 好歡螺 螺螄粉 酸菜 麻辣 秋霞 燒雞公 麻辣鍋 批發

NT$50
{{shoplineProductReview.avg_score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shoplineProductReview.total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{{amazonProductReview.avg_rating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stars' | translate}} | {{amazonProductReview.total_comment_count}} {{'product.product_review.reviews' | translate}}
數量
一次最大商品購買數量限制為 99999
該數量不適用,請填入有效的數量。
售完

商品存貨不足,未能加入購物車

您所填寫的商品數量超過庫存

商品購買上限為 {{ product.max_order_quantity }} 件

現庫存只剩下 {{ quantityOfStock }} 件

若想購買,請聯絡我們。

商品描述

這個世界,最該相信的應該是舌尖的感覺吧。可偏偏人類只信愛上別人時,別人那些鬼話。


我期待有那麼一個人,當我問他: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你會像雷達那樣找我嗎?

     會啊。

     會一直找嗎?

     會。

     會一直找到死嗎?

     會。

     你真好。

我理想中他,一定是這樣踏破鐵鞋尋找我的。

25歲那年,我在北京遇到他。他和我每天早晨乘坐同一路捷運,大概有十次,我們在車上有過不到1秒的對視。

還有幾次他故意擠在我的旁邊,在車搖擺發生慣性的傾倒時對我說聲:不好意思。

我擺擺頭,不多看一眼。

我不喜歡這座陌生的城市,所以我盡量避免和別人過多的交流。儘管他的外表是我喜歡的類型。單眼皮,高個子,挺挺的鼻梁,健康的膚色。

 

接下來的一個週六,破天荒北京捷運整個車廂上不足10人。他毫不猶豫地在我旁邊坐下。我陶醉在耳機里的歌聲中,突然旁邊的人輕輕地拍打了我一下,把手機屏幕放在我眼前,

赫然幾個字:我想認識你,留個聯繫方式吧!

不知道是不是耳機里的《×××歌》讓我的多情情愫隱隱作祟,我在他的手機輸入了11位數字。後來從簡訊—電話—見面,

他帶我去吃北京炸醬麵,吃下我剩下的一大半。他給我講那裡有故事的景點,我總是聽得出神。因為遲早會離開,我依然刻意保持距離。

離開的前一段時間我問他:

你知道為什麼我總是吃不完炸醬麵嗎?

他很好奇地看著我:為什麼呢?

「因為啊,我只喜歡京醬肉絲拌麵。」

這是我在北京學的第一個菜,感覺有我家台南菜的味道甜甜香香的,感覺像回家。

「獨家秘方,一會兒你嘗嘗吧!」

他盯著我直點頭,那是我第一次做東西給男生吃。


甜麵醬還要加糖一直翻炒,知道甜膩的香氣溢出來,

很多人覺得甜膩入心,受不了。

而我,最喜歡甜膩。

澆入煮好的麵上,我的思鄉菜就做成了。

一碗甜膩迷人的京醬肉絲拌麵就誕生了。

那天他吃得很慢,像是在品味這世上獨一無二的佳餚。

最後一口吃進嘴裡,他問:「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北京?」

我嘴裡塞著面,「很快了吧。」

「為什麼啊?」

「我不喜歡北京啊,要不是公司派我來,我一天也不想多住了」

「...那你...」

「?」

我咽下最後一口麵,「你說什麼,我沒聽清。」

「嗯...沒什麼。」

「那你願意為了我留下來嗎?」

是那天我假裝沒聽見的一句話。

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問他:

「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你會像雷達那樣找我嗎?」

我知道我不會得到想要的答案。


因為台灣跟大陸不僅僅是一條簡單海峽,

隔閡太多,我不敢問他。

跟他道別後,我在北京又住了兩個個月。

他沒有再聯繫我,就像我們未曾相識一樣。

我一如既往的吃著京醬肉絲拌麵,就像在南台灣暖暖的午後,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了解更多


相關產品